华商报【武术落选 2020年奥运会】

武术进入奥运会的努力再次受挫。国际奥委会执委会29日在俄罗斯圣彼得堡经投票表决,决定将棒垒球、壁球和摔跤列为2020年夏季奥运会临时大项的最终候选项目。武术、空手道、攀岩等其他5个备选项目遗憾出局。2001年北京申奥成功后,国际武术联合会向国际奥委会提出了将武术列为2008年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的申请。但受“奥运瘦身”计划以及当时武术普及程度不高、规则和评分系统不规范等影响,武术入奥的申请未获批准。在当天的闭门会议上,摔跤、棒垒球、空手道、轮滑、攀岩、壁球、滑水、武术这8个备选项目逐一向国际奥委会执委会进行了入奥申请陈述。随后,除主席罗格之外的其他14名国际奥委会执委进行了多轮投票表决。结果,今年2月意外被剔除出奥运会的摔跤率先突围,棒垒球、壁球之后也相继拿到“准考证”。

  9月,第125次国际奥委会全会将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进行投票,从棒垒球、壁球和摔跤中选出一个项目以临时项目的身份进入2020年奥运会比赛项目。罗格在表决结果公布之后说:“8个项目今天的陈述都非常出色。我祝这三个项目好运,同时也非常感谢其他项目为进入奥运会所做出的努力。” 据新华社

  张根学:武术的推广不只是奥运一条路

  身份:陕西武术管理中心主任

  武术再次无缘奥运,国家散打队总教练、陕西武术管理中心主任张根学昨天很平静地告诉记者,奥运会只是武术推广的一条路,武术运动的发展,路还很长,路也很多。

  全世界2亿人习武

  还不够普及吗

  华商报:国际武术联合会之前也多次“申奥”未果,这次依然没有成功,您怎么看武术“申奥”的屡败屡战?

  张根学:我知道武术这次没有进入奥运会,外界又会有人嘲笑我们。我要表达的观点是:武术进入奥运会不是中国一家的事,是全世界从事武术运动的组织和人士一直努力的事业。那种认为武术难进奥运会,就应该放弃申请的思想太功利了。我认为,武术申请进入奥运会的“屡败屡战”,其本身就是全世界的武术界为普及和推广武术这项运动不懈努力的过程。我不仅不沮丧,反而为这种锲而不舍的精神感到骄傲。

  华商报:武术难进奥运会的理由是奥运“瘦身”,推广和普及不够,以及竞赛规则和计分系统不完善,您认同吗?

  张根学:奥运“瘦身”,我不好表态。我可以说说推广普及和规则。所谓推广和普及,就是指这项运动的影响力,我承认武术的影响力比不了足球和篮球,但比某些奥运项目的影响力一点也不差,比如马术运动。现在,全世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有从事武术运动的协会,据我所知,加入国际武联的正式会员单位达到145个,全世界有2亿人习武。每年在全球举办的各类武术赛事不计其数。我个人不认同武术缺乏影响力的观点。至于规则,无论是套路还是散打,早就形成了一套完善的评价体系,专业的知识我不多说了,现在人们看散打比赛,哪一方选手发挥得好,成绩占优,普通人一般都能看得懂,已经跟拳击没啥区别了。我个人认为武术的竞赛规则已经很完善了。

  华商报:武术进入奥运会的历程,感觉特别艰辛,似乎总有一种势力不愿意看到武术进入奥运会,你支持这种阴谋论的观点吗?张根学:从利益的角度看,武术一旦成为奥运会正式项目,就意味着中国将获得更多的金牌。这是奥委会内部一些势力不愿看到的。不排除这种可能性。

  武术推广不是奥运金牌

  而是惠及百姓

  华商报:难道武术非要进入奥运会吗?张根学:从两个方面说,第一,武术进入奥运会会加强这项运动的推广和普及,武术进入奥运会,不能说可有可无,仍然很重要。第二,武术的推广和普及也的确不是只有进入奥运会这一条路。泰拳、终极格斗等搏击项目没有进入奥运会,开展得也很好。我们其实很早就意识到这个问题,通过举办各类大赛,吸引国内外的散打选手互相切磋和交流,一样能起到推广的作用。比如,我们举办的“真功夫”擂台赛,效果就非常好。

  华商报:推广武术运动究竟推广什么?

  张根学:简单地说,推广这项运动的魅力首先是竞技层面,中华武术与其他国家的功夫有着不同的技巧,推广的过程也是学习、交流和提高的过程。第二,武术的功能除了强身健体,还有传递正能量,促进社会和谐文化的力量。比如,从前的习武之人,不是好勇斗狠,而是以自身的武艺,劝解邻里纠纷和冲突。因而,在过去,某地的习武之人,都是德高望重的一方侠士。第三,在现在的社会,推广武术尤其重要,武术宣扬匡扶正义、惩恶扬善的武德,提倡内外兼修的完善人格,体现的就是一个人对国家,对社会的责任感。武术在培养国民性格上非常重要。我们要好好珍惜利用和挖掘武术这一中华传统文化的软实力。提升国民健康和素质比奥运金牌更重要,武术就要做更多惠及老百姓的事。

  本报记者梁军

  张洪刚:对民间影响不大

  身份:民间武术人

  作为一位西安民间武术人,练习双节棍和红拳的张洪刚听到这个消息后感觉很吃惊,“我原本觉得武术是最有希望的,可没想到还是落选了。”张洪刚告诉本报记者,他认为,武术无缘奥运证明中华武术在世界上的宣传还是不够,不过对于民间层面暂时没有太多影响。

  武术无缘奥运会项目,证明我们武术在世界上的宣传还不够,没有在世界舞台上普及。“虽然武术已经在世界范围内有了很大的影响,不过,目前来看还主要是华人圈和东南亚等区域发展较好,在欧美普及度还是不行,所以没有得到最终的青睐。”至于影响方面,张洪刚觉得由于民间的习武模式以及人群已经基本固定,所以影响不大。但对于武术推广和后备力量培养方面会有些影响,“如果武术可以进入奥运会,那么对于我们武术人肯定会是一个极大的鼓励和支持,肯定会有更多中国孩子去关注武术并练武,现在武术进校园正在进行中,武术对于提高孩子们的体质很有好处,同时进入奥运对于武术在国际上的推广也大有裨益。” 本报记者赵蔚林

  美俄联手助摔跤逆袭

  摔跤迈出重回奥运第一步

  当地时间5月29日,国际奥委会执委会在俄罗斯圣彼得堡经投票表决,将棒垒球、壁球和摔跤列为2020年夏季奥运会临时大项的备选项目。从被剔除出2020年夏季奥运会到正式成为备选项目,同众多专家预料的一样,摔跤已经迈出了重回奥运最关键的一步,而展望9月份对新增项目的最终投票,省重竞技运动管理中心主任杨长岭昨日告诉本报记者,罗格的表态是积极的信号,摔跤有望在9月重回奥运。

  执委会原先打算在八个项目中选择一个,但迫于各方压力,执委会最终推荐了摔跤、棒垒球、壁球3个项目,并在今年9月由全会定夺唯一的入奥运门票归属。就连一直主张将摔跤送出奥运的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也在表决结果公布之后“低头”:“这对我们来说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但我觉得我的同事们做了一个正确决定,让棒垒球、壁球和摔跤能够继续争取一个进入2020年奥运会的机会。”

  今年2月,国际奥委会在瑞士洛桑召开执委会议,宣布将摔跤剔除出2020年奥运会。之后引发了一场国际体坛“地震”。随后美国、俄罗斯、伊朗等摔跤强国开始联手努力,力争使摔跤留在奥运会。事实证明,美俄联手是成功的关键。

  国际摔跤联合会对摔跤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塞尔维亚人拉洛维奇被选为新任主席;运动员进入了国际摔联决策机构;竞赛规则也做了修改,以使比赛更精彩并且更容易看懂。日前,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明确表示,国际摔联搞懂了摔跤被除名的原因,他们的对策非常有针对性,这非常值得肯定。而展望9月的最终投票,棒垒球、壁球对摔跤的威胁显然不大,除非奥委会内部一定要“做掉”摔跤,否则摔跤这项最古老的奥运项目必定重回奥运大家庭。

本报记者赵蔚林

Annunci